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械医 第三百七十九章 炫富

发布时间:2020-03-29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2

械医 第三百七十九章 炫富

尚中泽看诗诗、黄咚咚没让苏弘文出丑,便想灌他喝酒,这是一个最容易让人丢人现眼的办法,喝多了谁能保证不干点丢人的事?

有了这想法尚中泽就让服务员把“五光十色”给端了上来,所谓的五光十色就是五十杯各种各样的酒放到一个盘子中,然后两个人对喝,看谁喝得多,这是夜店中斗酒的“武斗”,比较凶残,基本上要是开始喝就得有一个人被放倒,不然这武斗就不会结束。

夜店中还有一种文斗,例如最简单的玩骰子猜大小,但这都是以前的玩法了,到了现在多了很多新花样,例如玩皇上、太监、皇后这种游戏,这游戏并不复杂,有几张扑克牌就可以了,玩的人有多少就找出多少张扑克牌,每张扑克牌代表一个角色,例如A代表皇上,抽到A这张牌的人说话之前都得带个“朕”字,说话前不带这个字就算输得喝酒,其他人则想办法让其他人说话,话多了就会犯错,一旦不带上前边的称谓就得喝酒。

别看这个游戏看起来简单,但要是真玩起来喝的酒绝对少不了,但这种文斗的把戏太过温柔,想把一个人喝多不光要其他人配合,而且需要的时间还不少,尚中泽可等不了那么久,于是就想来武斗。

可惜的是苏弘文对这些夜店里喝酒的把戏太了解了,一看服务员把“五光十色”端上来便把丁俊才拎出来当了挡箭牌。

现在丁俊才说苏弘文不能喝酒,尚中泽可就没办法在逼着他跟自己玩五光十色了,毕竟跟苏弘文不熟悉,在一个又是当着董芷蕊的面,如果逼着苏弘文喝酒。就算他喝多了,董芷蕊肯定也会怪尚中泽。

尚中泽是想在董芷蕊面前表现出一个尽量完美的形象的,这样一来他肯定不会逼着苏弘文喝酒。

让苏弘文出丑的计划再次落空,尚中泽很是郁闷,这会那些年轻的护士已经跑过去问苏弘文什么叫五光十色。她们没来过这样的夜店,或者说根本就没去过夜店,自然不懂夜店里的各种喝酒的玩法。

现在听苏弘文说什么五光十色自然很好奇,她们又跟尚中泽不熟,自然要问苏弘文了。

苏弘文详细的跟她们说了下五光十色这种喝酒的玩法,弄得这些护士心里更是崇拜苏弘文。

女人嘛都喜欢无所不知的男人。而今天苏弘文就扮演了这样的角色,先是优雅的品了下红酒,让这些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喝红酒的护士长了见识,随即又把夜店中喝酒的玩法说给她们听,在加上苏弘文在医术上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这些年轻的护士自然崇拜他。

本来这个无所不知的角色应该是尚中泽扮演的。他带董芷蕊这些人过来的目的无非就是展现出自己多金、豪爽、懂得多、会玩的一面来,在让苏弘文这土包子展现出无知的一面,以此产生对比,让董芷蕊对他产生好感。

多金、豪爽已经展现出来了,可懂得多跟会玩这些却被苏弘文给劫胡了,根本就没给尚中泽一点的机会,现在董芷蕊看苏弘文的目光越发痴迷了。在董芷蕊看来苏弘文似乎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无论是医术还是玩,他什么都懂,好像就没他不懂的。

像苏弘文这样的男人真的太吸引女人的注意力了,就连坐在他身边的诗诗也对苏弘文产生了好奇与一定的好感,一个穿着一身地摊货的男人喝红酒都能喝得那么优雅、帅气,并且他对夜店很熟悉,这样的男人确实对女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当然诗诗不是花痴,她虽然对苏弘文有好感,但如果能让他出丑她还是很乐意干的。因为这样能为她带来一定的好处。

看到董芷蕊有些痴迷的看着苏弘文尚中泽肺都要气炸了,他感觉苏弘文就是老天爷派来跟他做对的,此时此刻尚中泽恨不得把苏弘文按在地上狠命的用脚去踩他的脸,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解了他心头那份深深的嫉妒。

在这里本该是他尚中泽的表演专场,可现在却成了苏弘文的。这让尚中泽憋屈的不行,但他也没办法发作,他不是那些没脑子的富二代,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真这么做只会招董芷蕊讨厌。

一计不成尚中泽又想出一计,他做到沙发上给诗诗发了个一条短信,诗诗看到后先是跟董芷蕊几个女孩聊了几句,把她们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的身上来,随即大声笑道:“看来你们跟尚少的关系真是相当好,不然他可不会这么大方,看到那瓶红酒没有,那可是罗曼尼.康帝,这瓶酒一瓶最少价值一百万,而且有钱也买不到,因为这种酒根本就不在市面上销售。”

刚才诗诗已经说过这瓶酒价格不菲了,但这次却说出一个实际的价格来,当然她把这瓶酒的价格提高了不少,但诗诗却不怕董芷蕊这几个女孩揭穿自己的牛皮,因为她们连红酒都不会喝,怎么可能知道这种昂贵红酒的价格。

诗诗这么一说立刻让董芷蕊人等人震惊了一下,她们从小到大那喝过这么贵的红酒,见都没见过,今天猛然听到要不被震到那才叫怪事,在一个她们也信诗诗说的话,尚中泽能开着一辆价值几百万的兰博基尼,那他自然能喝得起这样的酒。

尚中泽听到诗诗的话心中很得意,他就是要借着诗诗的口让董芷蕊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有钱,不过他却道:“说那些干什么?酒就是用来喝的,这不算什么,来大家喝酒。”

诗诗喝了一口又笑道:“尚少对她们还真是大方,以前请我喝酒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把这种好酒拿出来?还说跟我是朋友那,太不够意思了,今天不算那瓶红酒恐怕也得花个几十万吧?光是这五光十色一盘可就一万八,不行尚少回头你也得按照这个规格请我一次。”

诗诗虽然话里是埋怨尚中泽,可实际意思还是帮着尚中泽炫富,让董芷蕊这些女孩知道今天尚中泽光是请他们喝酒就花了几十万,面对这样多金而豪爽的大少可要抓紧机会。

尚中泽听诗诗这么说心里自然更得意,扫了一眼苏弘文,意思是你懂喝红酒有什么用?你懂怎么在夜店玩又有什么用?你有我有钱吗?你请的起董芷蕊玩一次就花个几十万吗?

苏弘文对尚中泽那有些挑衅的眼神视而不见,一脸笑容的靠在沙发里,他刚还以为尚中泽有点脑子,可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这样炫富有意思吗?实在是无聊。

董芷蕊不是拜金女,虽然听到诗诗的话震撼了一下,但依旧没对尚中泽表现出有好感的意思,在她看来像尚中泽这样的多金大少太不靠谱,男人有钱就变坏,跟了这样的人等自己年老色衰了他还会要自己吗?

反到不如跟苏弘文在一起,虽然他没尚中泽那么有钱,但踏实,可以一辈子相守以沫,想到这董芷蕊脸红了,暗呼自己想这些干什么?难道自己真的喜欢上苏弘文了?不对,自己是拿他当哥们看的,怎么可能喜欢上他?

尚中泽看跟董芷蕊一块来的几个女孩都把有些痴迷的目光放到自己身上,心中一阵得意,可在看董芷蕊一点没表现出对自己有好感的意思心中又是一阵失落,不过却更加坚定了尚中泽要把董芷蕊追到手的决心。

那些看上尚中泽钱的女人,他看不上,他就是要董芷蕊这样的女孩,不得不说尚中泽在犯贱,但男人都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越想得到,轻而易举得到的反而不珍惜了。

看诗诗说的差不多了,尚中泽站起来端起酒杯道:“大家跟我过去认识几个人,都去吧。”刚才尚中泽就想让苏弘文见识下自己的人脉,让他知道知道自己认识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可不是苏弘文一个小医生能认识到的。

那会是就想带着苏弘文、丁俊才,但现在一想还是把所有人都带过去吧,这样效果更好,可以让董芷蕊也见识到自己的人脉是多么的强,这样就可以让董芷蕊心中产生一个对比,没准就会让她对自己产生一定的好感。

女人嘛都是喜欢强者的动物,在古代是喜欢武力值高的,在当代是喜欢钱多、权势大的,尚中泽对这点很清楚,所以他要把所有人都带过去,让他们看看自己的地位,也让苏弘文感觉到自卑,因为他只是个屁民而已,能认识什么大人物?

董芷蕊不想去,但却被苏弘文给拉了过去,苏弘文是一脸玩味的笑容,他就想看看尚中泽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尚中泽带着苏弘文几个人走到几个中年男人前,那几个人一看尚中泽立刻站起来问好,尚中泽跟他们说了几句话后便为苏弘文等人介绍道:“这位是金总,资产过十亿啊,这可是真正的大老板。”

心梗是什么病汉森四磨汤怎么服用宫颈炎吃什么药好

跌打损伤外擦有什么药
怎样检查是否脑动脉硬化
人流月经量少怎么调理

上一篇:小型车解禁外热内冷汽车厂商审慎乐观

下一篇:第一次见到这个书名的读者恐怕还要停下来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