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装知识

凡体仙风 第二章 望天谷底遇敌袭(上)

发布时间:2020-03-29 来源:家装知识 点击:2

凡体仙风 第二章 望天谷底遇敌袭(上)

望天谷,是王晓他们一行东去扬州的必经之路,其两侧的山势笔直陡峭,将整片谷地完整地包围住,唯一的出口便是中间的小道,兵家口中绝地。

休整一番后的他们,终于在太阳西倾之时到达了这里。

“打足精神,过了望天谷,我们就踏上了东滨的领土。”回家在即,在外历练一个月有余的木兰小姐显然有些激动,更重要是她父亲的七十大寿即将来临。

木兰小姐虽有提醒大家多加防范,可从她的语气以及众军士的表情上不难看出他们开始放松。

这样的举动也不难理解,木兰小姐可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在糊弄自己,众军士却不是傻瓜,这支镖队成立以来,从未遇到任何危险,其中蹊跷,明眼人一看便知。

但五年来,众军士对他们这位首领可是心服口服,她平易近人,不摆任何架子,真正做到与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王晓仅仅加入这支队伍半个月,虽然每日被木兰小姐修理的惨不忍睹,却从未生出半分恶意,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仅从人格魅力而言,木兰小姐是完美的。

“领队,前面貌似出了些状况。”队伍的眼尖之人,看到横在路中间的两位老者。

“怎么回事?”木兰小姐询问道。

“报告首领,看样子,他们是樵夫,可能中暑昏倒在此。”

“那还愣着干什么,快将两位老者扶到路旁,你去取些水来。”木兰小姐翻身下马,指挥着身旁的军士,并快步向晕阙的两位老人小跑而去,显然怕两位老人因救援不及时而丧命。

“等一下,木兰小姐……”多年的林间历练,早让王晓的嗅觉无比敏锐,对危险也有一定的预知能力。

刚踏进望天谷,他就隐隐感到了不对,看到晕倒的两位老者,他更加确定有蹊跷。

长期从事砍伐的樵夫,双手怎会没茧,脚上怎会穿布靴,在七星山上,王晓见过的樵夫不在少数,清楚地记得他们脚上穿的都是自制的草鞋,最为可疑的是怎么可能在夕阳之下中暑?

在王晓叫出来的瞬间,对方显然怕自己的计划被识破,索性抢先发难。

躺在地上的两位老者猛然跃起,向地面砸了两颗黑色的球丸。

随着“嘭”的一声巨响,黑色的球丸爆成了一团白色烟雾,顷刻间将整个望天谷弥漫。

“杀”随之而来的便是震耳欲聋的杀伐声,片刻间,王晓他们一行便陷入了重重包围。

山石从两边的山巅滚落而下,封锁了王晓他们的后路,而在他们看不清的前方山谷出口处,出现了数百道骑影,统一的黑衣刺客装扮。

关门打狗之法,瓮中中鳖之举。

“咳咳……”四散开来的浓烟似乎还融合了芥末的味道,呛得木兰小姐眼泪直流,咳嗽不断。

“小心!”浓雾中,王晓健步如飞,这样的环境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他纵身一跃,便撞向了木兰小姐,正在弯腰咳嗽的木兰小姐猝不及防,被王晓撞飞出去。

与此同时,一只速度奇快,似要将空气都撕裂的冷箭恰好射至,入土三分,被箭头沾染的土层在眨眼间变成了黑色。

箭头有毒,剧毒无比。

循着冷箭射来的方向望去,浓雾在王晓凌厉目光下如同无物。

原本他以为是轩辕家的追兵到了,前来取他性命。所以他一直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到现在他才发现,对方的目标不是他,而是木兰小姐。

看情况,他们压根不打算活捉她,而是当场格杀。

透过浓烟,王晓看见一个全身银色盔甲的武将高高立于山岗之上,身形高大威武,挺直的身躯露出一股独特的威严,夕阳照在他一身银甲上发出绚丽的光芒,令他看上去如同天神一般让人不敢逼视。

对方显然发现了王晓的窥视,直接回以灼热的目光争锋相对,眉宇间的杀气丝毫不加掩饰,他对半路杀出的王晓一样动了必杀之心。

在与王晓的眼神对战中,他并没有落下风,显然对方也是一名修炼者,他的修为比王晓只高不低。

凝视半刻后,那武将露出玩味的笑容,右手微微一挥,本就拉开弦的数百弓箭手同时松弦。

“保护好大小姐!”在这混乱时刻,白老爹爬向高处指挥道。

破空之声大作,满空羽箭雨点般落了下来,没有反应过来的数名军士直接在惨叫声中被射成刺猬。

暴露目标的白老爹首当其冲,鲜血瞬间染红他的青衣,身体再也支撑不住他的生命之重,径直跌向地面。

“保护好大小姐,保护好……”在倒下的过程中,口中喃喃的话语未曾有半刻停歇。

“白老爹,快救白老爹!”军中的一大支柱倒下,大家选择奋不顾身地冲了上去。

可这样只是徒添箭靶,一顿乱箭下再增亡魂,留下瞪大的双眼死死望着白老爹所在的方向。

王晓一个侧身,右手一挥,挡下一片箭雨,两三步赶到白老爹身旁,顺手将其拖到隐蔽处。

“你们振作点,难道还比不上我一个女子吗?遇到这么点小场面就乱了手脚,你们不觉得丢脸吗?”被王晓一撞,木兰小姐猛然惊醒自己好歹也是一个赤阶强者,护体罡气随心而生。

在这情势万分危急之时,她愤怒的斥骂传进众人耳里。

不得不说,木兰对于统军之道或多或少有几分了解,此时,怒骂无疑是最好的打气方式,更重要的是她稳住了军心,虽然无比尊崇的白老爹就这样在自己面前倒下,但她不得不选择无情。

“你们自个好好瞧瞧自己,哪里还有一副军人的模样,还不给我速度列阵迎敌,五个人一队,背靠背呈伞状布局,中间之人高举盾牌,阻挡飞箭,其余四人相互照应,三队一组,品字形互相兼顾,有序撤退,我来断后!对了,我的奴隶,你跟我一起,如果你想趁乱逃跑,我一定让你名满天下!”

木兰指挥起来,有条有序,头脑清晰无比,空暇之下,还不忘威胁王晓一番,的确有几分大将之风。

刚要有所动作的王晓被奄奄一息的白老爹一把拉住,他满嘴鲜血,有气无力道:“卢少侠,我知道……你不是常人,我虽然年纪大了,可老头子……眼还没有瞎,看来今天我们是凶多吉少了!”

“白老爹,你别这样说!”

“卢少侠你……不要打断我,我没怎么求过人,今天想求你……一件事,一定要保护好小姐,她真的是一位好主子,能伺候她,是我一辈子的福气,求求您了,卢少侠,一定要将小姐带出去,我白老头子下辈子做牛做马来报答……”

“白老爹,白老爹!”王晓的呼喊并不能止住白老爹缓缓闭上的双眼。

虽然这几年的镖行生活让众军士远离军律,但服从命令的天职已经深入他们的血肉,一旦找到了主心骨,他们仍是叱咤战场的骄傲。

众人齐声称是,士气大振,照着木兰小姐的部署,五人一队,三队一组,迅速展开行动。

一番箭雨之后,敌人紧接着便是骑兵冲锋。

“给我杀,一个不留!斩下木兰人头,赏贝币十万!”

一时间,马蹄声大作,来回在望天谷中响动,震耳欲聋。

“杀!”

“找死!”在自己即将完满完成约定之时,竟然发生这样的事,岂能饶恕?与自己生死与共的兄弟,就惨死在自己眼前,岂能放过?木兰小姐直接飞跃而起,主动迎了上去。

看着如此动作,山岗上武将的眼中流露出一丝诧异,木兰小姐居然成了一名赤阶修士,他怎能不吃惊,派军士和修士大战,绝对是个愚蠢的做法,可随后,他嘴角仍旧扬起那丝残忍与自信的笑容。

看着神秘武将如此神情,王晓隐隐感到一丝不妥,来不及细想,他纵身一跃,紧跟着木兰小姐的步伐加入战团。

木兰小姐腾空而起,双手不断挥动,无匹劲气从她掌中生出,双手一挥,灌输了精元之气的掌影便向前划去,当先的两名骑士连惨叫都还未发出,便被掀下马来。

见此,王晓调动体内的精元之气,全聚于自己的右手中,而后,猛然一掌拍打在地。

精元之气携带着恐怖的气力穿地而行,受此一击,所有的马匹全都瘫软下去,马背上的众人就如下饺子下水一般滚落到地上。

右手旧力刚完,王晓左手蓄力已满,又是一掌朝地拍去,掌力至,地面的无数石头腾空而起。

紧接着他双手隔空一推,所有的石头全都砸了出去,还以对方一阵“石雨”。

虽说王晓和木兰小姐经常是“敌对状态”,但他们此时的配合可谓完美,石雨刚刚落地,木兰小姐便已杀入乱局。

可就在这时,王晓发现了更可怕的事情。

在木兰小姐和王晓暴风雨式的攻击下,所有骑士居然毫发无伤。

从马背上翻滚下来,撞击在碎石密布的地面上,他们身上竟然没有留下一丝伤痕。

“死亡骑士!”王晓猛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这是一种禁忌邪术,来源于天易教,可随着天易教被远逐海外,这种禁术早已失传,怎么今日出现在这里?

江门癫痫病专科医院脑动脉硬化检查淮安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宝宝健脾吃什么好
小儿病毒性感冒原因
月经量异常怎么调理

上一篇:国产大众明年全换芯1

下一篇:p男子上发帖披露商业秘密被判刑3年6个月

相关阅读